您的位置:主页 > 3363kj.com >

性奴贩卖:揭秘无数女孩消失背后的人口贩卖


发布时间: 2021-09-24

  东欧,被誉为欧洲文化的瑰宝,浪漫梦幻的旅游胜地,布拉格广场上哥特式建筑神秘肃穆,柏林墙上铭刻着冷战泪痕,睡美人的城堡庄严宏伟,巴拉顿的湖畔静谧祥和,东欧有着光鲜靓丽令人炫目的文明外衣。

  来自前苏联贫穷地区的成千上万妇女,变成了商品,标上了价格,失去人身权,被贩卖,被奴役,被绑架,被哄骗,被勒索,在死亡、饥饿和贫困的胁迫下,她们沦为性奴,被辗转变卖到土耳其、希腊等发达地区,坠入地狱。

  性奴贩卖,这项在如此荒唐的交易,却依旧存在。而这场交易之下,是人口贩卖为基础的无数女孩消失真相。

  苏联解体后,摩尔多瓦独立,面临着资源匮乏,政局动荡,贫穷落后的极大困境,其经济以农业生产为主,城市经济活动局限于小商业、食品加工和简单的消费品生产,产业结构比较单一。

  对于年轻人来说,耕地务农就是他们的命运和归宿,就业岗位匮乏,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几乎无可能。因此包括被拐骗以及走投无路情形在内,约有40万妇女被迫沦为妓女,这个数字占该国妇女总人口的百分之十,摩尔多瓦也成为欧洲最大的妓女贩卖国。

  自从前苏联解体,东欧地区形成一股难以阻挡的女子移民潮。来自俄罗斯、罗马尼亚、摩尔多瓦、乌克兰、保加利亚等国的妇女,不惜一切前往西方。由于年龄较小,涉世未深,缺少教育,孤立无援,正好成为皮条客的猎物。

  珍妮,就来自摩尔多瓦,欧洲最贫穷国家之一,她没有工作,食不果腹,当人贩子用简单的伎俩,给予高薪保洁员的职位诱惑时,十八岁的珍妮马上心动了,每个月200美金的薪水,对一贫如洗的她而言,简直是天文数字。她幻想着,拿这笔钱盖房子,好好生活。

  而到达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,她才意识到要飞往土耳其。此时的珍妮意识到了危险,她要求回去,否则就会报警。而人贩子却说如果报警,高昂的手续费和路费就需要她自己支付,显而易见,她根本付不起,极度贫困的处境或许是人贩子盯上珍妮的重点原因。

  为了防止奴隶逃走,人贩子扣押了她们的护照,囚禁她们,“工作”前,老板让她们全部走出来列队站成一排,像动物一样让“客人”挑选。等待他们的只有无休止的客人,有时候她们甚至需要一天服务五十多个,绝望且压抑,随时被监视,逃离几乎不可能。

  在看到警察后,他们以为有了生的希望。而警察却包庇人口贩卖和性服务,充当起了客户。此时的珍妮绝望到几度试图自杀。

  在穆斯林斋月节当天,珍妮发现逃跑机会,她顺着管道爬下楼,在三楼管道尽头她纵身跳下,下半身被摔得毫无知觉,被送去医院。

  在医院里马上迎来手术时,皮条客再次找到了她把她抓了回去,妓院里没有人关心她是否下肢瘫痪,仍然要求她完成与其他妓女相同接待客人数量,毫无人性可言。

  直至被解救后,珍妮仍然不敢披露全部事实真相,因为曾被警告过如若泄密便会被残忍杀害,甚至威胁到家人生命安全。

  现实虽然残忍,但事实就是在伦敦、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街头,常常看见性奴们懒散地站在那里,为招揽客人使尽浑身解数。

  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,几乎人人都知道如何找到性奴隶,到处都是皮条客的地盘,性交易几乎合法化,人口贩卖也成为正常现象。

  姑娘被人贩子卖给皮条客来还债,皮条客向奴隶灌输着每天工作得越多,她们可以越早赎身的思想。但她们赚的钱需要支付高昂的吃住费用,几乎没有余钱,皮条客在榨干妓女全部的利益之前,是不会轻易放走摇钱树的。

  就算还完了赎身的钱,大多数姑娘仍旧选择当妓女,因为她们已经身无分文,无处可去。即使被警察解救,最终也只能是被遣送回国,一无所有的她们又将再度陷入贫困。

  薇卡,被拐卖时人贩问她想当服务员吗,一个月五百美金的工作机会,十九岁的薇卡天真的以为找到了好工作,马上回答说想。在人贩的带领下,拿着文件和护照到了迪拜,逐渐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。

  她被带到一个阴暗的公寓里,一个名叫哈桑的男人要求她提供特殊服务,并告诉她要在这里做妓女,薇卡试图反抗,但换来的是皮条客惨无人道的暴打。

  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,必然导致艾滋病横行,皮条客不会给姑娘们做任何检查,她们只能依靠祷告祈求上帝不要让艾滋侵蚀她们的身体。

  采访中经历无数折磨的薇卡依然善良,她说“原上帝保佑不再有人经历这些,因为走错这一步,你的一生都是痛苦的。”即使被解救回归原来的生活,她也无法找回原来的平静。一旦其他人知道她的出身,引来的便是谩骂和歧视。

  同样被解救回国的奥丽莎只能跟着母亲生活,每晚家附近的流浪汉,酒鬼依然到访,使她感到害怕。

  她们被称为“生活在21世纪的中世纪奴隶”,一旦沦陷,便永远无法摆脱奴籍,原本应站在正义一方的政府,却默认其存在既合理,人贩子,妓院老板,皮条客公然违法作恶,臭名昭著,却几乎无人被判刑,警察最多为了安抚国际舆论做做样子,大多有名无实。

  尽管过去十年,各国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,打击人口贩卖,但由于部分国家贫困、就业难的问题未被根治,人口贩卖依旧猖獗。

  随着抖音的兴起,越来越多“外国媳妇”走入大众视线,视频里面,从越南、柬埔寨、缅甸拐卖来的妇女就如同商品一样被黑中介明码标价,任由他们摆布。他们甚至有些是未成年,只需要花五到十万便可以就可以买到一个女性,极为廉价,毫无人权可言。

  虽然不是妓女的身份,但在权利不对等的情况下建立婚约,将人视为物品出售,便注定违背法律,违背个人人愿,侵犯其个人权益。

  在非自愿情况下进行的性行为,无论是多人还是单人,只要未经女性同意,就可归为强奸。人口贩卖绝无任何法理上的空子可钻,无论何种形式。

  据调查,中越边境上有数十个非法渡口,人贩子将柬埔寨、越南等妇女的证件通讯工具被没收,通过非法渡口偷渡到中国,在严密监视、语言不通情况下,根本就无法逃跑。

  等到买卖完成之后,买主为了防止她们逃跑,往往被禁足,甚至被打断腿来防止逃跑,他们身上还会挂着沉重的锁链。

  48岁的越南妇女郑明霞被人贩子拐骗,被迫嫁给了中国丈夫。原本以为可以脱离贫困,但她的丈夫娶她的彩礼,不过是借款,最后还是得靠她干农活来还。

  郑明霞还被当作生儿育女的机器,却因身体原因没生下一儿半女,丈夫怨气深重,动不动就对她拳脚相加。多年来,她干着脏活累活,从未穿过一件新衣服,饥寒交迫,勉强度日。

  2018年,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,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公安机关与福建、浙江、江西、河南、广西、安徽、贵州等地公安机关成功侦破6·2拐卖外籍妇女案,抓获犯罪嫌疑人152人,解救被拐柬埔寨籍妇女103人。

  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,人口贩卖形式也在不断更新,越来越隐蔽,越来越难掌控。

  光无法布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阴暗面总会存在,人人视频中纪录片《暗网有多可怕》为我们开启了新的世界,暗网,是犯罪分子用来交易毒品、和性的秘密世界。

  暗网中,一切不可言说的阴暗面都被公然呈现在主页上,极端恐怖的犯罪行为也被合理化,正常化。采访中,人们这样说道:“就像是夜晚走在暗巷里,寻找毒贩,只是地点换成了你自己的家”。

  暗网中只能通过加密货币进行交易,普通货币无法流通,必须通过加密的特殊浏览器进入,资金追踪极为困难,想要打击非法行为更是难于登天。

  暗网物品出售面非常广,有数码产、毒品、吸毒工具、人口、签证、银行账户信息、尸体,杀手等等,占极大比重的则是妇女儿童。

  英国模特Chloe,在收到了来自米兰的一份广告邀约后,来到米兰提前约好的摄影棚里,却被注射了麻药失去意识,不省人事。醒来后她发现自己被人贩子绑架,强制拍摄了裸照,上传到暗网进行拍卖,由于偶然原因拍卖失败,Chloe死里逃生,捡回了一条命。

  我们只看到了幸存者Chloe,而那些被成功拍卖的女性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。暗网可以让人消失于无形,人口贩卖恶化程度,隐蔽程度,残酷程度令人发指。

  中情局统计,每年有5-10万妇女儿童,从世界各地被贩卖到美国进行性交易,全球范围内,有一百万人被强行拐卖到其他国家。

  诚然,对于人口贩卖问题调查、取证、嫌疑人抓捕环节面临重重阻碍,但越是危险越需向前。中国需加强与各国关于人口贩卖问题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,要提高中国对贩卖人口的单边控制能力,加强对跨国婚介市场的法律规制和监督管理。

  刑侦部门要结合实际,深入细致地研究分析涉外拐卖人口犯罪的活动规律和特点,及时转换工作方向,充分利用大数据优势,完善信息共享机制,打破信息壁垒,各国共同面对,积极进行沟通和交流,以便采取有针对性的防范措施和打击行动。

  相信在各国协作下,定能有力打击人口贩卖违法行为,还每位女性以平等人权,还世界以多彩,还每位女性以笑颜(来源:网易号)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管家婆四不像肖已公开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